文苑擷英

符楊青 散文——《走進鳳凰》

作者: 符楊青     時間: 2019-10-26     點擊: 查詢中    分享到:

走進鳳凰



車過桃源,傍沅水曲折而上,我們便一頭闖入了沈從文的“領地”。在沈從文筆下燦爛了很久的湘西鳳凰,在這明媚的春光里,姍姍走入我們的視野。

(一)

湘西鳳凰是一座風情別具的古城,傳說有一對鳳凰從這里拍翅而起,小城便有了這么一個美麗的名字。

走進鳳凰城,感覺小城的確有著鳳凰一樣美麗迷人的風采。山水相依,鐘靈毓秀,是小城生動的容顏。下午3時,我們在導游小姐的安排下,穿過具有古城特色的石板小街,來到了中營街10號,也就是沈從文的故居。

沈從文祖居在貴州,他祖父曾當過貴州總督,后遷居鳳凰江家坪,之后再遷到鳳凰縣城的沱江鎮。這座故居就是當時他祖父為官時所置辦的。我們看到故居不大,低矮的四合院正中是一方小天井,圍著的八間舊屋里,陳列沈從文生平的照片、文稿手跡和各種版本的著作,正屋中堂掛著一幅他的素描畫像,左側廂房是他過去的臥室,1902年沈從文就誕生在這里,并在這里度過了他的童年。15歲時,沈離開了這里,離開了鳳凰。直到1988年,當地政府才重修此居,并掛上了“沈從文故居”的匾額。

“我就生長在這樣一個小城里,將近十五歲時方離開。現在還有許多人生活在那個城市里,我卻常常生活在那個小城過去給我的印象里。”在沈從文文集里,他這樣眷念般地寫道。我們一路奔波,一路尋覓的,不正是這樣一種對親人、對故鄉、對祖國的眷念之情嗎?

(二)

走出沈從文故居,我們迎著春日的余暉,走進臨江老街。闖入眼簾的滿是陳年的磚墻和古樸的木板門檻。說是街卻沒有多少店鋪,更沒有招惹人眼的廣告招牌,臨街的多數房屋敞開著門扉和窗子,很坦然地任你觀覽。在春陽投身的光影里,偶爾有挎著背簍、頭纏黑布、身穿大襟繡花苗服的苗族婦女匆匆掠過。門邊窗前,不時還有老嫗、孩童好奇的目光,來看風景的我們反而成為他們陌生的風景。店鋪老板,倒是熱情、豪放、坦率,不管你到印花布店,還是銀飾作坊,抑惑工藝品店,他們開出的價格基本上沒有多大的回旋。一位賣小工藝品的老大媽說,我們出的都是實價,就像我們湘西樸實的人一樣。

這條小街,都是由青石板鋪就。這一塊塊從山里背來的青石板,縱橫交錯著小城的血脈,也成為小城歲月的見證。

(三)

我們沿著紫紅色砂石壘成的古城墻,乘興來到仰慕已久的沱江邊。登上游船,順流而下,河水清澈碧綠,江中的水草順水飄搖。沱江上除了搭有虹橋,還有木板搭成的半米寬的“跳巖”。江邊,那些木柱作架,以杉木板作壁,支撐起湘西富有民族特色的吊腳樓高高懸掛在河壁上,一字排開,成為獨特的風景。男男女女的搗衣聲、孩子們玩水的嬉戲聲在江邊此起彼伏,那份悠閑、和諧、淡雅的意境,給人深深的遐想。

二十分鐘后,游船沿沱江漂流,直奔沈從文墓地的聽濤山。聽濤山,一座緊臨沱江的清秀小山,距鳳凰縣城15公里。這里既有山風松濤,又有江水急流,山水之間,清風呼呼。沈從文1988年在北京逝世后,歸葬在這里。在這里,總有鄉音相聽、鄉情相隨,淡泊平生、終歸故里,老人該是如愿了。老人的墓地看似簡樸,然而,山卻是歸根山,水是忘情水,石是三生石,倦游回來的沈從文,在這里劃上了這位文壇巨匠一生的最后一個句號。

景仰之中,我記下了他的碑文:照我思索能理解“我”;照我思索可認識“人”。背面是:不折不從,亦慈亦讓;星斗其文,赤子其人。

(運銷集團  符楊青)

上一篇:褚江龍 詩歌——《樂園》 下一篇:徐曉林 詩歌——《北移路上》
哇哈体育